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新闻中心 >> 行业要闻 >> 山东省委书记的讲话,震动怎么这么大?

山东省委书记的讲话,震动怎么这么大?

来源:北青网 日期:2018年2月25日 19:47

山东省委书记的讲话,震动怎么这么大?

 

上班第一天,山东人的朋友圈被一篇讲话刷屏了。

 

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全省“新旧动能转换大会”上这篇讲话,有公号仅加了几句按语全文转发,不但收获了海量阅读数,更引来六千多条留言。有人说,每一条留言都是山东人积压多年的愤懑。

 

一篇领导讲话,何以在庙堂和江湖之间引发同频震荡?这么说吧,仅仅是文风,就让习惯了四平八稳、起承转合官样文章的山东群众惊掉了下巴。以往山东的党政报告不是不谈问题,但时常会堆砌一堆概念,总之成绩是主要的,差距正在追赶。从来没有像这样把问题赤裸裸地摆出来,不给“东部大省”的领导干部留一点面子。

 

讲话用翔实的数据指出:在山东人尚可聊以自慰的经济总量上,虽然还能勉强维持全国第三,但十年来与第一名广东的差距,已经从五千多亿扩大到一万七千多亿。与第二名江苏的差距更是惊人,由五十亿扩大到一万三千多亿,江苏已经风驰电掣般把邻省兄弟甩在了后面。

 

总量岌岌可危,那总量掩盖之下的结构又如何呢?事实是,山东的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比不但比江苏、浙江低,甚至比河南还低。全国的互联网百强企业山东只有两家,排名还在60位以后。山东国际专利的申请量,仅为广东的5.8%。去年山东外贸依存度比全国低近10个百分点,沿海区位优势正在迅速下降。

 

讲话里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:滴滴打车、支付宝、微信红包等具有超前引领作用的创新模式,都没原创在山东。在北京几乎已经是“无滴滴不打车”的情况下,青岛这个山东的开放龙头,车站的出租车里还贴着抵制网约车的标语。曾经引以为傲的山东交通,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经落到了全国第8位,至今省内未通高铁。从济南到青岛一趟,竟然比去北京还慢半个多小时。

 

当大多数人正在热烈讨论讲话时,另一则新闻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,然而却正是山东十年来错失“新旧动能转换”机遇的生动注脚。

 

也是在昨天,山东省纪委监察委宣布,山东省粮食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王传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审查调查。王传民此前在山东邹平县任职13年,最后做到县委书记。邹平是山东重要的工业大县,这里有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魏桥集团,以及西王集团、齐星集团等一批民营企业,一度曾有9家上市公司,位居山东第一。

 

但这些企业集中于制铝、造纸等传统行业,在经济环境好的时候依靠高杠杆,迅速将规模扩大,但2008金融危机以后,过剩产能开始显现,银行源源不断的资金拿不到了。而当时政府没有有效地帮助这些企业升级换代,也没有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。于是这些企业开始瞄向民间借贷,借新债还旧债。在2010年前后,邹平的民间借贷逐渐失控,高利贷纷纷滋生。2013年当地的长星集团60多亿贷款无法还本付息,民间更发生多起因高利贷而杀人的事件,甚至有警察因此殉职。邹平版的“金融危机”终于爆发。也就是那一年,王传民从工业重县,上调为省粮食局副局长,有点“挂起来了”的意思。

 

这样看起来,王传民的问题极有可能出在邹平任上。其实不只是邹平,2016年发生在冠县的“于欢案”也与传统企业未能及时更新换代、陷入高利贷危机有关。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年了,山东的企业还深陷在传统发展模式里苦苦挣扎。

 

正如刘家义讲话中所分析的,2008年在金融危机带来的产业升级压力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,广东江苏浙江各自找到了一条转型之路捷足先登,而山东“没有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转到位、调到位”。是没有人指出问题么?我还记得两件事,当年国务院秘书长三下山东调研“调结构”,山东某记者发了一组报道直言山东为“大象经济”。结果该记者受到巨大压力,离开济南“旅游式休假”了好久。

 

某年山东“两会”期间,几位政协委员联合出席记者会,席间大家都在大谈成就,只有一位经济学家直言:北有京津冀一体化,南有长三角经济带,西有中原经济区,山东的危机迫在眉睫。当时他的判断显得那么突兀,今天却都被写进了这篇讲话里。昨天我问他对这篇讲话的想法,他只说了一句话“总算承认落后了!”

 

 

是的,对于这样一个传统浓厚、体量巨大、体制强势的大省而言,要破除官本位,简政放权,转变思维方式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,但正视问题永远是第一步。所以仅仅是承认问题,就已经让群众如此鼓舞。山东曾错失过很多次机会,这次中央批复山东省为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,不容再错失了。前一阵多省干部调整,济南市民对此忧心忡忡,生怕刚刚铺展开的城市建设因为领导干部变动而增变数。因为他们知道,这或许是济南弯道超车的最后一次机会了。人民其实并不沉默,他们对于发展的渴望从未止息,这些呼喊需要被聆听与回应!

所属类别: 行业要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